欢迎光临
-->
返回列表
您当前的位置:能兑现的游戏 > 丰田汽车报价及 >
网址:http://www.kusaochan.com
网站:能兑现的游戏
纯电动卡车收官34万辆大幅下降 氢燃料货车曙光
发表于:2019-07-07 19:01 来源:阿诚 分享至:

  

纯电动卡车收官34万辆大幅下降 氢燃料货车曙光初现丨光耀评车

纯电动卡车收官34万辆大幅下降 氢燃料货车曙光初现丨光耀评车

  氢燃料电池货车曙光初现,2019年,其有望获得更大的支持力度和发展。在今年1月召开的第五届中国电动汽车百人论坛上,全国政协副主席、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席万钢表示,应及时把产业重点向燃料电池汽车拓展,我国已形成的电-电混动技术优势,适合燃料电池技术特点,也适应我国技术和产业发展的特点。会上,多个部委人士和行业专家也表态支持氢燃料电池汽车的发展。最近更有消息传出,氢燃料电池汽车有望在2019年正式实施“十城千辆”推广计划。众所周知,新能源汽车在市场刚刚启动时,首先受益的就是带有半公益性质和社会公共交通性质的商用车,这从2009年的新能源汽车“十城千辆工程”中就能看出来。因此,2019年,氢燃料电池货车将继续成为行业热点甚至社会热点,获得更大的关注和增长速度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 原标题:纯电动卡车收官3.4万辆大幅下降 氢燃料货车曙光初现?丨光耀评车 其次是产业链上的企业普遍出现“钱荒”。一位行业从业者2018年曾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告诉第一商用车网,“这年头,如果没有十几亿的国补应收账款,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造新能源车的。”造车企业应收账款一大堆,现金流越来越紧张,带来了两个结果: 氢燃料电池物流车在2019年成为香饽饽,毫无疑问与政策风向有直接关联。根据2018版新能源补贴政策,燃料电池客车和货车的补贴采取定额补贴法,每辆轻型客车和货车补贴30万元,每辆大中型客车和中重型货车补贴50万元,没有任何退坡,与2017年一样。这与其他新能源车型补贴标准的大幅退坡形成了鲜明对比,从中也可以看出国家大力支持氢燃料电池技术发展的决心。 2018年的新能源卡车市场,真正是快要“腰斩”。根据第一商用车网掌握的数据,2018年全年,国内新能源卡车实际终端销售约3.4万辆(含轻卡、中卡和重卡。其中纯电动卡车占了近99%),比上年同期大幅下降45%,是新能源卡车市场自国家大力扶持发展以来的首次下降。并且,一下降,就是大幅回落。 这是因为,在这一年里,氢燃料电池新能源物流车保持了自2017年以来的增长态势。其发展,呈现出两个鲜明特点。首先,从终端销售量来看,氢燃料电池物流车销量约为440辆,同比增长约10%,其中,卡车类氢燃料车型超过400辆,轻客类氢燃料车型约为36辆。虽然增长幅度不算大,但在2017年整个新能源商用车市场都在下滑的大环境下,氢燃料电池货车保持了正增长,进一步稳固了氢燃料技术在新能源商用车行业中的地位。 一是对订单越来越谨慎,不少企业对可能会出现风险的订单甚至不再敢接单,对客户资质的要求也越来越高,以免在将来出现因运营里程(2万公里)不能达到国家强制要求而拿不到国补的情况出现;二是产业链环境恶化,这一点,从2018年新能源物流车市场的月度走势也可看出端倪。如上图“2014-2018年我国纯电动专用车市场月度走势”所示,2018年纯电动物流车市场的月度走势跟前几年很相似,年底呈现“翘尾效应”,根据第一商用车网的统计,2018年四季度的纯电动物流车市场确实环比出现较大增长,光四季度的产量就达到7.2万辆,环比上涨了217%(妥妥的两倍);但相比上年同期(2017年四季度),2018年四季度市场下滑了34%,最后一个月更是同比下滑了35%。可以看出,同样都是“翘尾”,但2018年四季度和12月份的纯电动物流车市场,无论车企还是用户都已经有些力不从心。 “铜山西崩,洛钟东应”。纯电动卡车销售惨淡,整个纯电动物流车市场同样是十分惨淡。根据合格证产量数据,2018年全年,以纯电动物流车为主力的纯电动专用车市场(含纯电动卡车、轻客、微型物流车、环卫洗扫各类专用车等)共计生产11.4万辆,比上年同期下降26%。由下图可见,从国家启动“十城千辆工程”以来,纯电动物流车市场便一路高歌猛进,2017年更是达到15万辆的规模。然而,2018年,“画风突变”,纯电动物流车市场受多重不利因素的影响,全行业无论产量还是销量都出现首次下滑。 2018年,对于新能源专用车尤其新能源物流车是转折年,市场由正转负,但市场需求和消费变得更加理性,少了一些喧嚣;对于氢燃料电池货车而言,同样是关键年。 2018年市场的不利因素,有好几重“叠加”,首先当然就是补贴退坡。根据几大部委2018年2月发布的2018版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,6月12日起过渡期结束,新的补贴标准和技术标准正式实施,新能源专用车的补贴标准从1500/1200/1000元一度电,下降到850/750/650元一度电,下降幅度达到43.33%、37.5%、35%,最高补贴上限金额也下降了33.33%(从15万元退坡到10万元)。财政补贴一退坡,新能源物流车的终端售价就普涨了好几万元,而平台用户和终端用户的价格敏感度本来就高,新车价格上涨后,客户的相对购买力便随之下降。 其次,这些车中,清一色都是物流类货车,要么是冷藏运输车,要么是厢式运输车;按吨位来划分的线吨车,两类车型占比旗鼓相当。 同时,值得一提的是,2017年,氢燃料电池货车终端销量榜上(上牌数口径)只有一家企业——青年汽车,国际汽联提高世界锦标赛费用一级方程式 更新:2019-06-25其全部车都在陕西西安上的车牌;2018年,多家企业“分食”了这400多辆的市场,其中包括中通、东风、福田、佛山飞驰、青年等,市场发展更加良性,有更多产业链上的整车及零部件企业都大力投入其中,促进这个刚刚起步的“朝阳产业”健康可持续发展。